追蹤
么兔"毫"宅,來不來?
關於部落格
  • 86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死神同人文(烏織文)--Addicted(5)

 

 
  「……那條鍊子,妳還留著啊。」
 
  有著烏黑的短髮和綠色雙眸的男人對著褐髮的女人問道。
 
  「……嗯。」
 
  經他這麼一問,她才發現自己手腕的地方,戴著之前那條鍊子……這是他當初帶她來這裡之前,給她和一個人道別的手鍊……
 
  「給我吧,讓我銷毀它。」
 
  男人走到女人面前,伸出細長潔白的手,但女人的反應卻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 
  「不要。」
 
  「……。」男人繼續伸直著手,顯然不想理會女人的答案。
 
  「它對我而言,很重要……。」
 
  她用另外一隻手緊扣住帶著手鍊的手腕,縮起了的身體表達自己的不讓步。
 
  「……看來妳仍舊沒有覺悟是吧……。」
 
  「不是的,我……」
 
  不等女人多作解釋,他邁出了步伐,甚至在女人想開口再次留住他時,這次,他率先開口了。
 
  「如果以為留住我就能避免妳同伴受傷,那妳也太天真了。」
 
  「!」
 
  不是的……不是這樣的……
 
  「到後頭來,妳保護不了任何人。」
 
  冷酷的背影背對著女人錯愕的表情,隨後他走離了她的視線,並且關上了房門。
 
  「……好糟……糕。」
 
  女人破碎的聲音,斷斷續續的出現在空盪的房間,因為她緊咬下唇的緣故,那聲音聽起來相當細小。
 
  「……我真的……好糟糕。」
 
  他早就知道了,卻仍留下來陪她。
 
  他明明可以叫醒她,明明可以對她的要求視若無睹……可是他沒這麼做。
 
  在他眼裡,她是個甚麼樣的女人?
 
  卑微、懦弱,膽小,心機……
 
  一開始她真的是希望能留住他,抱持著犧牲自己保護同伴的想法,可是……
 
  「!」
 
  瞬間,一幕幕清晰的畫面硬是打斷了她的思緒。
 
  她睜大著眼睛,腦中浮現的畫面開始撥放,一直到最後,一個嬌小的身軀狠狠的被長戟給貫穿……
 
  「讓我出去!」
 
  微不足道的拳頭搥著緊關的大門,門外毫無動靜的寂靜是她的心更加慌亂。
 
  「讓我出去!請讓我出去!我要出去!我要……」
 
  "……看萊妳仍舊沒有覺悟是吧……"
 
  「我不喜歡……這樣子。」
 
  一滴滴的淚水因為緊閉的雙眼,輕鬆跨越了那道界線,滑過了她的臉頰直達地面。
 
  "到頭來,妳保護不了任何人。"
 
  「……朽木小姐……」
 
  不要再因為我的關係而受傷了。
 
  我是個糟糕的女人,墮落的女人,沒有必要為了我這種人去犧牲性命……
 
  我欺騙了大家,我不只欺騙了我的同伴,甚至欺騙了他……
 
  我連自己都不敢相信了,我還能相信誰?
 
  儘管如此……
 
  我卻希望,相信……有誰,能夠───
 
  解救這樣的自己。
 
 
  「喀!」
 
  原本低垂的頭,因為開門的聲音而驚訝的抬起,她瞪大眼睛,眼角還留著淚,望著開門後的景象……
 
  兩個破面女人的屍骨殘破不堪的散洛在地,血恣意的在走廊上流動,而站在那血泊中的人,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。
 
  在女人還來不及反應之際,門外的人已經走進了房間,將房門給關上,他的逼進使女人後退了數步。
 
  「放妳出去然後呢?被她們殺害也無所謂嗎?」
 
  她們,指的是已經失去生命,剩下肉塊的兩個女人。
 
  「我說過了……」
 
  那是,不帶感情,冰冷的命令口吻。
  
  「到頭來,妳保護不了任何人,所以……」
 
  「別再作出愚蠢的要求了。」
 
  下一秒,男人的身體微微的一震,在他的胸前出現了屬於人類的體溫。
 
  女人的手緊抓住他胸口的衣袖,抬起了頭使額頭貼在他的下巴旁邊,深鎖的眉頭和不斷湧出的淚液出現在女人的臉上。
 
  用人類的角度……那是精神瀕臨崩潰的表情……
 
  「救我。」
 
  儘管女人仍不斷的哭泣,但這兩個字卻明顯的傳進了男人的耳裡。
 
  「我不要再每天提心吊膽了,我不要再覺得自己要保護誰了。我好累,我累了……」
 
  「求求你……救救我……」
 
  「為什麼妳這個人總是聽不懂,我不是叫妳別再作出愚蠢的要求了?」
 
  突然間,原本堅固的房門和牆壁在外力強烈的破壞下,炸成碎片,飛散到房間每個角落,一個大洞取代了之前關閉的房門。
 
  「你……這是做甚麼?」
 
  綠色的眸子對上了破壞沒口的罪魁禍首,來者對於男人施予的壓迫,視若無睹。
 
  「烏魯基歐拉,那個女孩,借我用一下吧。」
 
  她認得他……下意識的,她念出了來者的名字。
 
  「……葛利姆喬。」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