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么兔"毫"宅,來不來?
關於部落格
  • 87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死神同人文(烏織文)--Addicted(4)







  褐色的長髮在蒼白的手掌上,顯得異常亮眼,就像是冰冷的白雪,襯托出跌落地平線的夕陽。

  但那冰冷的雪沒有被陽光融化,甚至反過來,冰凍住它。

  她雖然看不見,卻可以想像的到這樣的畫面。原本語調低沉,每個字充滿命令口吻的冷血男子,現在就站在她的身後,為她梳理長髮。

  每當梳子碰觸到她的頭皮,她就感到頭皮發麻,那種發麻的感覺甚至就這麼隨著梳子滑下的方向,直達到髮端。

  那只要輕揮一下,就將上次護送她離開屍魂界的兩名死神毀掉半身的手,如今卻一手握住她一部分的髮絲,一手握著梳子緩慢的上下移動著。

  那原本帶給她壓迫感的細長身軀,如今就在她的身後,她卻感覺不到一絲恐懼。

  她甚至好奇,如今男子是用著甚麼樣的表情替她梳頭。

  雖然答案她早就知道了,想必又是那個一板一眼、毫無感情波動的冷酷表情吧,可是這個答案卻仍無法消去她心中萌生的好奇。

  她扭過頭去望向身後的他,雙眼直盯著那雙綠眸。

  男子的表情果真如她所想,冰冷且不帶感情。

  「誰准妳轉頭的?」冰冷的聲音打破了好一段時間的沉默。

  「啊,抱歉。」

  她聽得出來,自己的聲音已經沒有之前對男子的敬畏了。

  女人乖乖把頭轉回去,心裡對於男子一成不變的表情感到有些失望。

  「……亂掉了。」

  「咦?」

  語畢,也沒等她多作回應,他的手重新抓起了最貼近她耳邊的頭髮,重複了不久前的動作。

  他要重新梳一次嗎?

  女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議,不過卻又覺得很像他的作風。至於為什麼像……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。

  「如果只要一轉頭就可以重新梳一次的話,那我會想一直轉頭。」

  她微微低下頭,嘴角以不明顯的角度上揚說道:

  「因為我覺得你幫我梳頭的時候,比較像是普通人。」

  ……比較不像將我囚禁的敵人,也比較不像離我好遠好遠……捉摸不定的黑影。

  「愚蠢的想法。」他邊說邊繼續著梳頭的動作。

  「妳再轉頭一次,我就把妳的頭扭下來。」

  「咦?你剛剛說甚麼?」

  「……。」

  女人扭頭了。用一雙甚麼都不知道的天真大眼望著他。

  
  他又再次失約了。

  他甚麼話也沒說且面無表情的,用寬大的單手握住了女人的頭顱,把女人的頭扭回去。
  
  但女人的頭沒有如他所承諾的,離開那纖細的脖子。

  
  他重新撈起了那褐色的長髮,原本要不就打開要不就是閉著的眼皮,難得的呈現微微低垂的狀態。

  用人類的角度……是哀傷嗎……


  「……這是最後一次了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女人的聲音帶有歉意,顯然是以為他這句話是在不耐煩她一再轉頭的事情。

  威脅她的話她沒聽到,她用不著聽到的話她卻聽的這麼清楚嗎?

  算了。

  ……反正,這是最後一次了。

  這女人……是屬於藍染大人的東西,他不能碰。

  他不會再失約了。

 

  不會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