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么兔"毫"宅,來不來?
關於部落格
  • 86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死神同人文(烏織文)--Addicted(3)

  


  目前的狀況,除了尷尬,還是尷尬。
 
  她好不容易在那雙冰冷綠眸的注視下,把眼前的餐點吃下肚了。
 
  她不自在的將杯子拿起,即便杯子中的液體已經被倒盡了,她仍保持著舉杯的動作,使金屬的杯子成為自己和冷酷男子之間的阻礙。
 
  但這不能維持太久,她最後還是只能死心的放下杯子,果不其然,那雙綠眸仍是一動不動的觀看著自己。
 
  明明是自己將他留下來的,現在她卻因為接下來不知要做甚麼感到尷尬。
 
  「……吃完了吧?」
 
  出乎意料的,眼前的男子率先開口打破死寂。
 
  「是…是的!」她趕忙回答,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。
 
  男人沒有再繼續答話,只是站起身走向門口,女人一臉驚慌和疑惑,他要走了嗎?
 
  「進來。」
 
  男人並沒有離開,只是替外面的陌生人開門,這次來者一樣推著拖車,只是上頭的東西改變了,改成了一面鏡子和一個臉盆,臉盆內裝著清水,上面掛著毛巾。
 
  「藍染大人隨時都有可能會見妳,我不希望因為妳個人的因素,使我遭受到指責。」
 
  男人的聲音低沉冷酷,而且,仍是充滿命令的口吻。
  
  「外面似乎發生了一些事情,我要走了。」
 
  「等等!」
 
  她慌張的衝向他,甚至大膽的抓住了他的衣袖。男人轉過頭,那看似面無表情的臉上,閃過一絲驚訝。
 
  當他的眼神對上她的瞬間,她卻又突然別過頭去。
 
  「……妳這是在幹甚麼?」他打從心底的不解,直接了當的問她。
 
  「我…我不知道,可是……」
 
  她自己也知道這樣的回答根本挽留不住他,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做甚麼。
 
  有一部分,希望他不要離開去傷害同伴,另一部分,卻是單純的不希望他離開……
 
  她開始顫抖,為自己單純的想法感到恐懼,她的同伴遠在天邊的想來救她,但現在的自己,竟然已經軟弱到,想依靠將她囚禁的敵人。
 
  「……。」
 
  他沒有說話,將視線移到了那抓住自己衣袖的手,他看見了女人內心的恐懼,宛如小動物一般,恐懼的發抖著。
 
  害怕他,是嗎……
 
  「……你們先出去吧。」
 
  男子保持著手插進口袋的姿勢不動,白色的衣袖就這麼被她抓著。
 
  侍者有禮的鞠躬,並且往門口走去。
 
  「等一下。」
 
  男人命令道,並且對侍者伸出沒被抓住的手。
 
  「給我。」
 
  短短的兩個字卻已充滿魄力,侍者沒有多問,將掛在腰上的梳子交給了他。
 
  梳子在蒼白的手上顯得格外突兀明顯。
 
  
  女人的臉上一臉驚訝,睜大的雙眼目睹了侍者離開,然後關上房門。
 
  幾乎是關上後的一瞬間,男子立刻調頭,而抓住衣袖的她就這麼被他連人帶托的托向椅子旁。
 
  「等、等等!烏魯基歐拉……」
 
  她慌張的加緊了握住他衣袖的力道,但仍抵不過男子一無反顧的步伐。
 
  他在椅子前停下腳步,接著命令道:
 
  「坐下。」
 
  「咦?好、好的……。」
 
  她趕緊鬆開緊抓住白色衣袖的手,迅速的在他面前坐下,微微抬起頭一看到他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,她不得不將視線移開。
 
  男子站在原地俐落的轉身,修長的手臂握住托車手把,一個甩手的動作,不但托車立刻到達他旁邊的位置,托車上的東西完全沒有被晃動過的跡象。
 
  纖細白淨的手握住了毛巾,先將它浸入水中,用雙手講它扭乾後,他蹲在她的面前。
 
  男子此時此刻的動作已經令她目瞪口呆了,在女人還來不及回神之際,對方已經抓住了她的手,用濕毛巾開始擦拭。
 
  冷熱交雜的矛盾感覺令她不知所措。
 
  濕毛巾傳來的冰涼,還有從他握著自己的手所傳來的溫度……
  
  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要她將手抽離他的掌握,但她卻感覺自己抽不開,就像自己的視線從他臉上抽不開一樣。
 
  他已經在女人不知不覺的狀況下,毫無遺漏的擦好了她的雙手,接著他伸出握著毛巾的那隻手,緩慢的用著濕冷的毛巾觸碰她的臉頰。
 
  被觸碰的瞬間,她不自主的稍微挪移了身子,將臉低了下來,目光也隨之低垂。
 
  「不要動。」
 
  男子先是這樣命令她,再繼續原本的擦拭動作,他的動作相當緩慢,不如他之前的俐落。
 
  他面無表情的觀望著她的面容,用毛巾輕輕拭去了留在女人臉上的淚痕。
 
 
  原本低垂的眼簾,漸漸的打開,她不再避開他的視線,就這樣與他對焦。
 
  
  烏黑的頭髮映襯了那翠綠的雙眸、蒼白的肌膚使青色的嘴唇更加突兀。
 
  他的表情依舊冷酷,但……
 
  她卻傻著,渴望,甚至是企圖,從那冰冷的眼神中,尋求,亦或是窺探……
 
  那一絲絲,屬於那未知感情的溫度。
 
 
  
  
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