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么兔"毫"宅,來不來?
關於部落格
  • 86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死神同人文(烏織文)--Addicted(2)

  

  一小時並不久,卻足以令一個人傷痛欲絕。
 
  白色的大門在一小時後再次打開,沒有任何一絲感情波動的綠色眸子靜靜的打量了房間四周。
 
  托車上的食物,完全沒有被動過的跡象。
 
  被囚禁的女人也不再佇立在窗前,她的身影此時出現在白色的長椅上。
  他邁出步伐,走向坐在椅子上的她。
 
  他望著她無力的坐在椅上,頭微靠在軟綿的椅背,彷彿下一刻,就會跌落在地。
 
  未乾的淚痕,緊閉的雙眼,散亂的頭髮……眼前的景象,完全打破了這女人進到虛圈所裝出的堅強。
 
  「……有必要這樣嗎?」
 
  他不能理解她在堅持甚麼。有必要……在敵人面前故作堅強嗎?明明應該已經沒有意志的她,如今又是為了甚麼而堅持著……
 
  他在距離女人坐的另一頭坐下,一腳踩在椅子上頭,彎起的膝蓋上是他纖細的手臂。
 
  他試著望著窗口,但他除了鐵灰色的欄杆外,甚麼都看不見……
 
  他怎麼看,也都只是感覺自己在這間房間,如果真要以這女人的角度的話,也只能感覺到自己被囚禁而已,那平時她又在看甚麼……
 
  突然間,自己的右邊出現了重量,迫使他將視線從窗口移開,並且望向……。
 
  女人果然再也支撐不住,就這麼躺在他的腿邊,頭壓住了他的衣角。
 
  「……。」
 
  他伸出了手,就當黑色的指甲就快碰觸到女人的褐髮時,女人的身體微微的一震,她閉著雙眼娜了挪身子,弓起了身,將手靠在自己的臉旁邊,手緊緊握住了他的衣角,像是在恐懼中……緊緊抓住唯一的依靠。
 
  他停下了原本的動作,將手收了回來。
 
  他沒有實現他的諾言,他沒有把她叫起來,也沒將她綁起來硬將食物塞進她的口中,只是靜靜的坐在原地。
 
  明明女人打他耳光的力道是那麼的微不足道,但此時他卻覺得,她抓著自己的衣角的力道,大到他無法移動身子,大到他被迫停留……。
 
 
 
  在原本的黑暗中,應該毫無知覺得她,突然覺得眼睛一陣酸痛,原本打算睜開的眼皮因為過於乾澀的緣故,使她只能半開著的眼睛,她努力的再眨了幾次眼,好不容易恢復了視線。
 
  啊……她似乎是睡著了,自己又睡了多久呢……
 
  心中產生的疑惑,在她看見了手中緊握的白色布料時,瞬間消失。
 
  她猛然抬頭,黑色的短髮以及半邊的面具,冷酷的表情和綠色的雙眸全都映入了她的眼簾。殘留的睡意因為他的壓迫而徹底的湮滅。
 
  「醒了?」
 
  低沉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來,那是不帶感情…令人感到冷酷的問候。
 
  「……。」她迅速的坐起身,褐色的長髮遮住了低垂的頭,警戒和不安的面容又重回了她的臉上。
 
  「……我不想再說一遍了。」他站起身,纖細卻充滿壓迫感的身影落入了她的餘光。
 
  「妳是有手有腳的人,不會連基本的進食都不會吧。」
 
  他又像之前一樣,一步步的往大門走去,長至腳的衣角飄逸著。
 
  「......等等!」
 
  明明他的存在對她而言是種壓迫,明明就快令她窒息了,可是為什麼……

  望著他離去的身影,她卻不由自主的叫住他……
 
  「你剛剛……一直在這裡嗎?」
 
  他沒有回答,但她卻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猜到答案。

  這又是為什麼呢……她竟然開始習慣了他的綠眸,漸漸習慣了他帶給自己的壓迫……
 
  
  宛若,他出去只會去傷害同伴。
 
  宛若,她已經習慣他的存在了……
 
  「你可以……留下來嗎?」
 
 
  那就這樣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