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么兔"毫"宅,來不來?
關於部落格
  • 86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死神同人文(烏織文)--Addicted(1)

 
  「我進來了。」
 
  望向那冷酷的聲音,不帶有任何起伏……那是,毫不給人回答機會的命令語氣。
 
  白色潔白的大門被聲音的主人打開,而聲音的主人正是將她帶來虛圈的人。
 
  「看來妳也發現了吧……」他停下了腳步,站在和她相隔數步的地方,繼續說著:
 
  「諾伊拉脫那笨蛋好像等不及,無視要他在自己房間待命的命令…」
 
  「……茶度他不會死的。」她微微皺起眉頭,瞪著他。
 
  「他沒有死!」那聲音雖然堅定,但從她的口中說出,卻像是自己的禱告一樣……
 
  他原本看向別處的的視線移到了她的身上,但那眼神表明了,不想對她的宣言多作回應,隨後他又將視線移開。
 
  「進來。」他對著開著的門說道,一樣,也是充滿命令的口吻。
 
  映入她的眼簾的是一名陌生人推進來一個托車,托車上頭載著食物和飲水。
 
  「該吃飯了,吃吧。」
 
  「......我不需要。」
 
  「妳的任務就是在藍染大人找妳之前繼續活著,吃吧。」
 
  面對他的命令,她故意把視線撇開,用沉默來表示自己的不妥協。
 
  「難道要我硬塞進妳嘴吧嗎?還是希望我把妳綁起來,只要注入營養就夠了?」

  他面無表情的道出威脅的語辭,冷酷的表情並沒有出現怒容。
 
  「茶度他沒有死……」
 
  「妳煩不煩啊,那種事不重要吧?」低沉的聲音不緩不疾的繼續說道:
 
  「妳要我說甚麼?「不需要擔心,他一定還活著」嗎?
 
  想也知道不可能,這女人腦子到底在想甚麼?
 
  「無聊透頂……我可不是來安慰妳的。」
 
  沒錯,他只是負責讓這女人活著,其他的事情,他一律不想管。
 
  眼前的女人只是沉默的低下頭,沒有因為他的話而開始進食,這使他有點不悅,而且令他不解。
 
  「我實在不懂,為什麼如此執著生與死?」
 
  他的這句話,使她抬頭了。女人的臉上露出了疑惑和不安的表情。
 
  「反正妳的同伴早晚都會被消滅,只不過其中一個比較早死,那又怎麼樣?」
 
  生和死有那麼重要嗎?他不能理解,身邊的破面都是用崩玉製造出來的,他們只是殺人武器,只是服從於藍染的手下,死了一個就再造一個,「號碼」就再遞補上去,就只是這樣而已。
 
  「這種事情一開始早就該預測到了。」
 
  「別說了……」
 
  原本強迫自己相信的事情,如今因為他的話開始崩裂,就像……茶度的靈魂已經殘破的事實……。
 
  「猜測不到只能說他們太過愚昧。」他無視她的懇求,繼續冷酷的說著:
 
  「既然是笨蛋,笑一笑就算了,為什麼妳做不到?」
 
  不要再說了……
 
  「換作是我,不先秤秤自己的斤兩就敢闖入虛圈……」
 
  「只會對他們的愚昧趕到生氣。」
 
  「啪!!」
 
  她一個箭步,纖細的手用力往他蒼白的臉頰揮去,響亮的聲音迴響在寂靜的房間。
 
  儘管她再怎麼用力,那對他而言,也只不過是個完全沒有感覺的反抗。但他沒有躲開,默默的承受了這一掌,冰冷的表情仍出現在他側邊的臉上。
 
  「呼…呼……。」她喘息著,瞪大的雙眼出現了淚光,眼角也開始濕潤。
 
  他冰冷的話語令她窒息,令她不知所措。
 
  她竟然毫不猶豫的,朝一個打敗黑崎的男人打耳光,那是出於本能的……反抗。
 
  想反抗他的話,想反抗他的存在……
 
  他的餘光瞄向她,臉上仍然毫無表情且異常冰冷,遠比怒容還更令人感到強烈的壓迫感。
 
  她強忍著眼淚,故作堅強的作出堅定的表情,狠狠的瞪著他,與他對峙。
  
  他看出來了。眼前的女人並沒有殺意或恨意,那只是……微薄又脆弱的反抗。
也罷……
 
  「一小時之後我會再來。」他背對著她,走向門口。
 
  「到時候如果還是不吃……」他回頭撇了她一眼。
 
  「我會將妳綁起來再硬塞下肚,妳最好有心理準備。」
 
  隨後,白色的大門被關了起來,而那一直壓迫著她的身影,也消失在她的眼前。
 
  身體如釋重負的顫抖了起來,原本堅強的面容開始軟化,眼淚也跨越了眼眶的邊緣,恣意的沿著她的臉頰滑落。
 
  「嗚……。」她將緊緊交扣的雙手放在臉前,彷彿自己雙手緊握著殘存的希望和支撐。
 
  他的話是如此的銳利,宛若一把刀,直接刺向她的胸口,直接將她薄弱的意志和微小的希望,徹底粉碎。
 
  「嗚……。」
 
  女人細小的哭泣聲,清楚的傳進了他的耳裡。他站在門外,沒有離去……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