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么兔"毫"宅,來不來?
關於部落格
  • 86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混亂紀元-序曲




天還未亮,正值黎明之際。
酒吧老闆正拿著抹布擦拭著酒杯。
有別於昨晚的熱鬧,有別於眾人在歡樂下無意識留下的髒亂,寧靜的氣氛中,金黃色的陽光一條條的從窗口射進木屋,細小的塵埃在光線中飄舞,有些則是藏匿在光線未經過的地方。
倒放在吧檯上的酒杯,絕不是透明且雕琢精細的玻璃杯,而是木製且不修邊幅的簡單樣式。從酒杯上的裂痕,就可以知道這些酒杯經歷了多少強烈的碰撞,客人們何等豪邁的高舉酒杯,將酒一飲而盡。
昨夜,大家又流傳了甚麼情報,高談了甚麼理論,歌頌了誰的傳奇。

「早安。」
老闆的視線從手中的杯子移向聲音傳來的方向。一名不高但身形細長且穿著簡單的男子從二樓的樓梯走下。
「早啊,亞克。」名為亞克的男子有著一頭奇異的天藍色頭髮,就如同天空般的天藍,光是那頭藍髮就給人一種舒服溫和的感覺,不只如此,他還擁有一雙令人著迷的紫色大眼,紫色的雙眼雖沒有天藍色頭髮那般獨一獨二,但也算是相當稀少的眼色了。綁著細長的辮子,加上明亮有神的紫色雙眸,用帥來形容他太過粗壯,用美來形容他卻又太過柔和,中性的長相和氣質,有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魅力。
「昨晚生意還挺不錯得不是嗎?」亞克走到吧檯前,一個往後跳的動作便直接坐在吧檯上。
「呵呵,也不知該笑還是該哭。」老闆的臉上是無奈的苦笑,但還是看得出笑容下生意興榮的喜悅。
「高興點,至少人們還有心情來喝酒聊天。」亞克笑著對老闆身出食指,比出「1」的手勢,老闆便會意的拿起一杯酒杯倒入了咖啡色液體,再將它遞給亞克。
「唉,人們會來喝酒的目的大都是借酒消愁,從昨晚的業績就知道,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不好過囉。」老闆說完又嘆了一口氣。
「唉,這就是生意人的矛盾。」
亞克對於老闆的嘆息聲只是笑笑,然後舉起酒杯將液體倒入口中。
「昨夜聽兵工廠的大夥們說,他們的工作量又增加了。」老闆繼續說著:「聽說又是那些『尖耳朵』搞的鬼,五年前才說甚麼討伐魔族和我們結盟。好啦,撒卡帝國他們接收了,廣大的領土和財富也一併到手,結果咧?把當初為他們揮刀流血的我們丟哪去啦?」
「不是『尖耳朵』,是『闇靈族』。闇靈族只不過是你所謂的『尖耳朵』的其中一個勢力,再說他們也快脫離精靈族了。至於戰後的分贓嘛……獲利的是那些住在城堡的貴族,不用奢望你會分到些甚麼。」亞克說完後再次舉起杯子,悠哉的喝著酒杯內卻不是酒的液體。
「純屬中年男子的抱怨,聽聽就罷。」老闆隨性的揮揮手,然後露出賊賊的笑容說道:「倒是你這個年輕小夥子,在這麼紛亂的時代不想有甚麼做為嗎?在戰場上殺敵利個功,加上你的長相也不差,搞不好有機會娶個貴族女兒享受榮華富貴也不賴啊。」
的確,戰亂時代確實為青年們帶來了機會,在安逸的生活可能只能當個守衛,娶個平凡女子,成家立業,度過平淡的一生。但在這處處打破舊規,顛覆平衡的混亂時代,小兵一躍成為騎士,騎士壯大勢力成為貴族,甚至平民小兵成為貴族女婿的事情,也不是不可能發生。
戰爭帶來了殺戮,帶來了恐懼和傷害,卻也同時帶來了轉機、財富和被人崇敬的英雄。
戰爭到底是好是壞?
如此矛盾且難以抉擇的心情,隨著戰爭的逼近,漸漸的深入到每個青年心中。
「我的確要在這混亂的時代有所做為,不過你剛說的那些貴族少女和榮華富貴我沒甚麼興趣。」亞克輕笑。
「哈!都快二十歲還用酒杯喝紅茶的小鬼口氣到是不小啊。」
「哼哼,我何必急於一時呢?」不理會老闆的調侃,亞克一口將剩餘的紅茶喝完。
「往後我可是要看盡天下天下美女,喝遍天下美酒,搜括天下寶物的人哪!」
「你說甚麼?」老闆這回愣住了,他已經聽過不少來喝酒的年輕男子,喝著酒宣誓自己的理想,但他從未聽過如此詭異的說法。
「你沒聽錯,大叔。」亞克跳下吧檯,不知何時他手中多了一枚金幣,並將它彈給呆愣的酒吧老闆。
「我要走遍全世界,紀錄世界各地各大城市各小村落,各種冒險,各種生活,各種種族的文化。」他的神情堅定,眼中閃著耀眼的光芒。

「我要替全世界的種族見證這個紛亂世界的一切!」

 


此時天已明亮,木屋的光線凝聚成了一片。
人們行走和聊天的聲音漸漸出現在街上。
「嘖,這算甚麼理想啊。」酒吧老闆握著一枚剛剛拿到的金幣,望著方才少年離開的門口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「雖然挺蠢的,不過的確頗讓人期待啊……。」

在這人進人出的酒吧,他會記得這位與眾不同的少年,也會記得他剛剛那燦爛自信的笑容。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